您的位置:首页 > 数字图书馆 > 政策法规

图书馆决策咨询服务的总体规划与组织实施——基于国家图书馆的服务实践

发布时间:2013-01-29 10:24:38     阅读次数:     选择字号:T|T

 

一、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项目
(一)为党和国家领导人重要国务活动提供文献信息服务
早在第一代领导人执政时期,国家图书馆就已经开始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提供文献信息支持服务,随着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的快速发展,近年来这项服务已趋于经常化。
(二)与中共中央办公厅合作,建立信息报送工作机制
2003年,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将国家图书馆作为中办秘书局的信息联系对口单位,建立起信息报送工作机制。该机制主要是利用国家图书馆参考咨询专业人员的业务专长,主动搜集、整理、分析和提出有可能成为社会热点问题的事件,通过每日专报信息的形式为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提供参阅信息。
(三)为中央和国家领导机关提供文献信咨询服务
为国家立法和政府机构提供文献信息咨询服务,是世界上许多国家图书馆承担的一项重要工作。多年来,国家图书馆积极为中央和国家领导机关提供信息保障和服务,并逐渐转变为有计划、主动、长期的系统服务。
(四)为全国人大立法提供文献信息保障工作
为全国人大日常工作提供文献信息服务始于2000年。该项服务工作内容涉及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中审议的各项立法的背景资料、法律基本概念和定义等。国家图书馆还同时承担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委员在立法准备、立法审议、法律修订等工作中提出的法律专题咨询服务。
(五)为“两会”服务
自1998年开始,国家图书馆与全国人大信息中心合作,在每年全国“两会”召开期间,为“两会”代表提案、议案,参政、议政提供文献信息咨询服务。该项服务经过15年的发展,在服务内容、服务方式、服务手段等方面,不断深入和丰富,为国家立法和大政方针决策发挥了积极作用。
(六)国家图书馆部委分馆
在中央和国务院部委建立国家图书馆部委分馆,是国家图书馆为中央国家领导机关提供立法与决策服务的方式之一。国家图书馆部委分馆模式是国家图书馆参考国外政府图书馆运作模式,并与中国图书馆发展实践相结合,以国家图书馆第一个部委分馆暨国家图书馆(原)人事部分馆成立为标志,于1999年正式创立的。至2011年底,国家图书馆部委分馆已达13家。
(七)国图数据资料库——“中南海网站”
在充分调研和认真分析需求的基础上,2002年10月15日,国家图书馆正式启动为国务院办公厅领导机关提供信息服务的“中南海网站”。2007年4月26日面向中共中央办公厅领导正式开通数据服务。国家图书馆“中南海网站”全面实现了面向中央和政府最高决策领导层的服务。
(八)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平台
面对传统服务模式与中央和国家领导机关日益增长的信息需求之间不相适应的矛盾,国家图书馆于2008年12月12日正式推出面向中央和国家领导机关的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平台。通过该平台,中央和国家机关立法决策部门可以全面、及时、准确、有效地获得国家图书馆信息咨询和决策参考服务。截至2012年5月底,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平台共拥有15家中央国务院部委用户。
(九)部级领导干部历史文化讲座
由中央国家机关工委、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主办,国家图书馆承办的“部级领导干部历史文化讲座”,旨在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领导干部学习的有关指示,帮助部级领导干部进一步了解中国和世界历史文化,拓宽人文视野,从总结历史中认识和把握社会发展规律,以史为鉴,增强治国理政治的能力。自2002年元月启动至2012年6月底,已成功举办182场,参加讲座的部级领导干部达2万余人次。
(十)新书推荐
新书推荐是国家图书馆为发挥国家总书库的优势,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提供文献信息服务的方式之一。自2003年开始,国家图书馆根据图书最新入藏情况,遴选出具有重要参考价值的政治、经济、法律、历史、文化等方面的图书,编制成《新书推荐》。《新书推荐》注重知识性、前沿性和可读性,反映新思想、新知识、新经验。供党和国家领导人参阅。
二、立法决策服务的需求把握及需求态势
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项目即是服务成果的一种体现,同时也是作为连接服务主体和服务对象的一种有效载体。但是服务项目的形成源于对用户需求的有效把握。总结并回顾我们对需求的把握过程,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多种形式开展中央国家机关实地调研
为切实履行国家图书馆为中央国家立法决策服务职能,国家图书馆通过实地走访和座谈会等形式开展需求调研。自1998-2006年期间,前后四次开展对中央国家机关需求的实地调研。调研对象包括中央国家机关图书馆、政策研究室、政策法规司、信息中心以及图书馆等机构。调研内容包括相关被调研领导机关的立法决策文献信息需求内容和特点、相关信息机构的人员配置、馆藏数量及特色、信息网络及机关内部系统建设情况、自建或外购数字资源情况等。正是通过调研活动,为国家图书馆提供了全面梳理需求、有针对性的研究和开发服务项目的基础。上述“国图数据资料库”——中南海网站、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平台、新书推荐等服务项目的产生即是需求调研的积极成果。
(二)主动推送服务产品、对接用户需求
图书馆开展面向政府和立法机构的服务效果如何,一方面取决于图书馆的自身综合服务能力,另一方面则有赖于用户自身对图书馆的认知水平。根据国家图书馆多年来的服务经验,政府、立法机构对于图书馆的认知程度是在逐步提高的。因此,除了通过“走进政府”深入中央国家领导机关了解需求,我们还通过主动推送服务产品“探求”和“引导”服务用户的需求。这种探求主要是基于国家图书馆对于服务对象职能和职责的分析认识,并将这种认识提升到需求层面分析。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连续推出面向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的《国图决策参考》,通过不同专题内容的对接,用户对国图服务能力和服务水平的认知得到加强,服务主体与服务对象的关系逐步密切,有效引导并刺激了用户对国家图书馆的服务需求。
(三)分馆建设与服务需求渠道的建设
国家图书馆部委分馆模式的创建,是将国外图书馆的有益做法与中国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的具体实践相结合,通过分馆实现国家机关在立法决策制定过程中的需求与国家图书馆服务的中转枢纽,分馆成为需求与服务对接的重要渠道。
(四)政府立法决策的信息需求与图书馆服务的矛盾
正是在上述种种努力下,我们对中央国家立法决策机构的需求特点有了总体把握。伴随着国家立法决策科学化和民主化进程的加快和电子政务的广泛开展,国家图书馆的立法决策咨询服务不断深入,同时中央国家机关立法决策咨询服务的需求也逐渐呈现出基础性、时政性、综合性、国际化、多层级化和信息化等特点。
面临如此的需求态势,我们一方面要把握需求、抓住机会,将服务积极主动推送到中央国家机关,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正视已经摆在我们面前的两个主要矛盾,一是信息服务发展的前端性与用户需求的现实性的矛盾,二是图书馆有限服务能力与快速增长的国家立法决策机构的信息需求之间的矛盾。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能力应该包括承担面向中央国家机关服务机构的组织架构、管理模式、业务制度、人员配置,以及文献信息资源的积累与规划建设等等,而组织架构或者说机构建制则是决定服务能力的核心要素。
三、立法决策服务的机制建设与组织机构
(一)机制建设与组织机构
为使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能力得到全面提升,2010年6月,国家图书馆聘请36名长期在党政军领导机关工作,具有较高政策理论素养的领导同志,组建“国家图书馆国情咨询顾问委员会”。聘请19名国内著名专家学者,组建“国家图书馆国情咨询专家委员会”。国情咨询顾问和咨询专家围绕国家大政方针和法律法规制定过程中的重点、热点问题为国家图书馆提出立法决策服务的咨询建议。高水平的国情咨询团队不仅仅拉近了国家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与中央国家机关需求对接的密切程度,而且在服务与需求之间确立了一种沟通上的机制,这种机制在同年建立的“国家图书馆信息联络员制度”得到进一步的具体化。
与此同时,国家图书馆根据需求,适时调整并建立与中央国家机关相适应的业务机构。国家图书馆于2011年底对专职承担为中央国家机关服务的业务机构立法决策服务部进行了自2008年以来的再次调整。目前机构建制由综合服务组、教科文卫组、社会经济组、内务司法组、外交与国防组、部级领导干部历史文化讲座服务组和服务推广组等七个业务科组。调整后的内设机构,体现出四个特点,其一是与国家立法机构、政府机构的设置实现了相对一致的对接;其二是在一定程度上兼顾了服务对象与服务领域的结合;其三是更具有国际化的特质;其四是将服务经营理念融入机构设置中。内设机构的调整使国家图书馆为中央国家机关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在机构建制上得到了保障。同时,在履行为国家立法决策提供服务职能中,国图已经形成服务专职化、运作系统化,全馆上下统一协调的良好业务格局。
(二)立体化服务方式与多品种服务产品
来自中央国家机关用户不断增长的业务需求日益的多样化,客观上要求国家图书馆的服务向着立体化的服务方式转变。如国家水利部、最高人民法院等在图书馆改扩建前期规划中,国家图书馆通过帮助起草新馆建设方案、参加新馆建设方案讨论,开展馆藏资源评估与鉴定等方式,为这些用户提供了国家图书馆专业化的服务。这样的服务,突破了以往为用户提供图书借阅、专题服务等传统服务方式,在中央国家机关图书馆的发展、建设中提供了更为专业化的服务。
通过新书推荐、专题咨询、舆情监测、决策参考、立法决策服务平台、讲座展览等多品种、不同类型、不同方式服务产品的推出,满足中央国家机关不同类型、不同层级用户的文献信息需求,国家图书馆在自身服务与用户需求中,通过多点对接,不但扩大了服务影响,其与用户结合程度较以往亦更加密切。
四、立法决策服务工作规划
(一)嵌入式服务与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网络的建立
由于体制的原因,国家图书馆虽然承担着为国家立法与决策提供文献信息服务的职能,但对于中央国家机关用户来说,我们仍处于体制外服务于体制内的尴尬境况中。通过把中央国家机关的信息服务机构作为服务的嵌入点,嵌入或参与到用户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定过程中,是我们开展立法决策咨询服务的重要方式。国家图书馆部委分馆、国家图书馆信息联络员制度的建立,均是我们通过嵌入点开展服务的重要方式。正式通过这种方式,国家图书馆与中央国家机关建立了横向的工作网络。今后国家图书馆的服务将进一步加强和深化与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网络的建立,提高立法决策服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二)协作式服务与省级公共图书馆合作网络建立
2010-2011年我们对全国多家省级公共图书馆立法决策服务情况进行了通讯和实地两种方式调研,进而也了解到省级公共图书馆在决策咨询服务方面的基本情况。基于此,国家图书馆提出建立“全国省级公共图书馆决策咨询服务协作平台”的计划,并作为2012年的重要任务纳入全馆工作任重之中。目前已经基本完成需求调研和功能需求设计。下一步将在系统部署的同时完成试点单位的建立,争取在2013年各省级图书馆为地方“两会”服务期间能够正式启动与服务。
图书馆决策咨询服务的开展是图书馆积极主动顺应时代要求,致力于深化服务的努力。国家图书馆的立法决策咨询服务是基于中央国家机关服务对象的具体需求而开展的,不论在机构设置,还是服务管理、服务产品的设计,都具有自身的特点。参考经验、寻求方法上的借鉴,共同开展合作,以促进各级政府决策水平的提高,总体提升全国省级公共图书馆的立法决策咨询服务能力,乃是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深化服务的重要内容,也是图书馆服务落脚点所在。